錄爸媽Podcast的難忘事(36)百日

by 光目

timing,時機,the time when something happens,非常微妙。
稍早一點、略晚一點,立刻偏離靶心的精巧高明。
但要等拉長一點距離,回頭作時空追問時,才能從連串事件裡發出肺腑的讚嘆。


一、消失的伊凡

2022年12月22日冬至晚上8、9點,林老師、吳老師養了12年的愛犬伊凡自己走失了。伊凡的走失,一度讓我非常納悶。他有晶片,在走失以後,我除了立刻申報登記、上網請求協尋以外,也跟真人版江士泓騎機車沿著大街小巷邊叫邊找,但四處都找不到。期間也有熱心網友幫忙,一位網友在民生東路附近看到流浪臘腸,把照片拍給我們看,我們騎車過去找了,但沒有看到伊凡;另一位有豐富救援流浪動物經驗的網友Jacky,在下著雨的寒流夜來電,當晚還特地帶我們到警察局調閱監視錄影帶,陪我們花了三個小時把父母住家附近的所有監視器看完。

奇怪的是,我們翻來覆去的察看,居然都只有看到我爸帶伊凡進門,然後他又匆匆忙忙跑出去找狗的畫面,就是沒有看到伊凡走出來的身影,他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。Jacky說可能還有死角,教我再去調里民辦公室跟私人的監視器看看,我也找到了一台正對著家門口的監視器,但依然很離奇,用慢動作檢查伊凡走失前後一小時的錄像,還是完全沒有看到伊凡的影像,莫非他真的瞬間變成了空氣?

至今,我也沒有接到任何掃到伊凡晶片的通知。面對這樣難以解釋的事情,我寧願相信伊凡是很有靈性、自己選好時機離開的。我相信眾生的相遇都是因緣,伊凡來跟林老師、吳老師報恩,陪伴他們度過美好的時光,然後選擇最佳的時間點離開,讓林老師可以專心陪伴吳老師最後一程。我永遠感謝伊凡。

我每天課頌的時候也會迴向給他,祈求伊凡消災解厄、重業輕報,如果還活著的話可以健康平安快樂的度過此生,如果往生了,也能蒙佛接引,跟吳老師在極樂世界重逢。

吳老師生前最後幾天經常問我,課頌時有沒有見到天氣暖和的時節伊凡回家了? 4月底我的手機自動跳出一段影片,全是吳老師生病以前健康開朗的模樣,還有她抱著伊凡的樣子,我相信此時的伊凡已經跟吳老師用別的型式善緣相續了。(見「修身齊家書──編者序」)


跟伊凡相關的Podcast(點圖可以進入收聽連結):


二、躍入的彩虹

伊凡是12月22日走失的,就那麼巧,12月25日是我老早就跟朋友約好,要接手養一隻牡丹鸚鵡的日子。

因為色澤繽紛,不知道性別,我又很支持多元,所以就取名叫「彩虹」。當時他還不到30天,毛茸茸一團,相當親人,眼睛還沒睜開來就會在林老師和吳老師的身上爬呀爬,某種程度也填補了他們寵物走失的遺憾。

但更加沒有想到的是,彩虹到來的目的,竟是在關鍵時候給予我慰藉,在喪母最悲慟的時期,他的輕啄跟啼唱讓我有依然被愛看顧著的感覺。或許彩虹就像他的名字一樣,終究會在雨後的陽光照耀下出現。(見「 錄爸媽Podcast的難忘事(33)神識伴左右」)


三、母親百日

母親於農曆正月十二(國曆2月2日)凌晨離世。老一輩的人說,長輩選在凌晨走的話,代表對後代的疼愛,因為一天才剛剛開始,她什麼都沒吃,就把所有都留給後代了;同樣的,在年頭離世也是如此,她把整年都留給後代了。

母親的百日在五月份,剛好母親節前夕,也是覺世代的生日。這個時間點讓我百感交集,複雜的心情一度很難表述。春暖花開的溫馨節慶,我卻在街頭失魂落魄,所有甜蜜的蛋糕都浸滿苦澀的滋味。今年我身體裡的電池已邁入第十年,電力快耗盡了,最後這幾個月因為電流不穩定經常胸口悶痛。某天傍晚我點開跟爸媽錄製Podcast的資料夾,一如既往的,聲音一入耳就內心酸楚,但那天我決定勉強自己再深深吸一口氣,直到分不清胸腔內的疼痛到底來自於哪裡。不知過了多久,痛過臨界點,我就安安靜靜剪完了 EP41「逃出生天的墜崖」。

「生天」是佛教用語,指「行十善」的人死後可以轉生天界,《正法念處經·觀天品》:「一切愚痴凡夫,貪著欲樂,為愛所縛,為求生天,而修梵行,欲受天樂。」我上傳好這集Podcast以後,突然感覺自己也從無盡的墜落裡摸到了繩索,原來多年前父親大難不死的驚魂記,竟在二十多年後,也奇蹟似的讓我絕處逢生。


然而,父親對母親的痴戀很深,我從一開始費盡口舌勸說,到後來改成默默引導。唉,緣分不到,不能硬來,默默引導父親每天讀經、聽經聞法,祈求他漸漸開智慧,心開意解。下文是父親在百日之際寫給母親的情書:

惠惠百日,老公的告白

女兒告訴我,不要太想念媽媽,爸爸過份想念。會使媽媽往極樂的步伐遲疑甚至停滯。

定定的看著女兒,我點了點頭,轉過身來卻止不住眼淚,我更加思念。決定把思念化作文字,可是點點滴滴的不是文字,是止不住的淚水。往事歷歷就在文字裡,一字一思念,一字一淚滴。

早課、晚课,在佛前得平静,可是在決定不要太想妳之後,句句經文都有妳的叮嚀,擡頭靜思妳在眼前,卻杳如黄鹤。

我有聽話,勇敢活著,飲食作息都如往昔,只是,飯中沒有妳的叮嚀,夢中没有妳的身影。常輾轉床第,有時候茫然的尋找妳,從一樓開始。

黑色的蛇是蛇,灰色的蛇是蛇,只要是蛇,黑的灰的大思念小思念,全是思念。不想影響妳,惠惠,可是思念就是蛇,啃嚙著我心。

今天是妳的百日,思念更深更沈,就是很想你呀,惠惠。


四、作佛事

延續前三篇文章「錄爸媽Podcast的難忘事(33)神識伴左右」、「錄爸媽Podcast的難忘事(34)千巖萬壑不辭勞」、「錄爸媽Podcast的難忘事(35)終歸大海作波濤」的風格,以下我想把佛教的喪葬原則解釋清晰:

聖嚴法師在《學佛群疑》中談到,一般民間並沒有「作佛事」的觀念,通常只在親友或眷屬亡故之後,才想要做一點補償跟慰藉,稱為超度或薦亡;但多數亡者的家屬都是站在雇主的立場,並不直接參與,甚至在一旁交際應酬、喧嘩打麻將。然而,佛事是學佛、弘揚佛法之事,人的課誦、聞法、講經、布施、持戒、修定、八正道和六波羅蜜,都是佛事,必須具備虔誠、恭敬、肅穆、莊嚴的條件;千萬不要把佛事當成彰顯哀榮的點綴,也不可把佛事做為葬儀的一個項目,這樣既對佛法不敬,也對亡者無禮。

喪葬期間作佛事的目的是召請亡者臨壇聽法,化解煩惱業力,得超生離苦;並依亡者親友的虔誠、恭敬,感應諸佛菩薩,以佛法的神力及佛法的道理,給予亡者救濟及開導。從死者未亡之前的彌留,至命終後的沐浴、更衣、設靈位、伴靈、納棺、出葬、埋葬、做七、百日等,大致都有佛教喪葬固定的禮儀,正確的佛教葬儀,是出家法師為亡者誦經,家屬親友盡可能地全體參加,最好能跟隨持誦,否則亦當陪伴、聆聽、禮拜。如果親友眷屬對於佛事漠不關心,既不參與也不禮敬,那麼對亡者的功用極其輕微。

此外,葬儀宜力求簡單隆重,不以殺生的葷腥祭祀亡者、招待親友,且除了必需的喪葬費用以外,最好將經費悉數移做供奉三寶、弘法利生、公益慈善等用途,將此功德回向亡者,助其超生離苦,蓮品高升。


今天是5月10日,我跟父親在金山寺完成了母親的百日法會。我凌晨2:30就睜開眼睛,6:30出門,6:30到家,潤飾文章的現在,我全身都還是塵土,大腿因為禮拜而發痠,但心情朗朗。其實我們都很清楚,母親在2019年的八、九月份壽命就已經盡了。是因為作了上述的各種佛事,加上醫學的協助,所以母親一年延壽一年。病中的母親發願,祈請佛菩薩如果認為三寶弟子吳惠惠對於人世間還能有所貢獻的話,她願用餘生勤作佛事,為眾生植善苗、育樑柱;父親與我也竭盡全力護持,最終母親共延壽了三年半。

2019年離世或2023年離世,對於母親這般修為程度的人而言,或許沒有差別;但是對於父親跟我,卻有天大的差別。2019年我的觀念跟信心都沒有這麼堅強,很可能在死別的過程中作出錯誤決定。2023年母親離世前十天,因為癌細胞蔓延,全身疼痛難忍,她語氣顫抖的說:「孩子,眾生真的好辛苦。母親晶亮的瞳孔在灰暗的皮膚上猶如黑曜岩,從沈穩不透明的漆黑裡折射出同心圓虹光。那迷幻的一瞬間我接收到了她對肉身的敗壞起了厭離之心的訊息,作為女兒,即使再怎麼眷戀著母愛,也明白放手的時間到了,我在佛菩薩面前痛哭失聲,懇求佛菩薩慈悲憐憫,讓母親在完成任務以後就得到解脫。

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不可思議,當母親的手在我掌中漸漸失溫,當她在我面前呼出了氣但沒再吸氣進去,我如何克制住不掉眼淚,還一邊開導父親跟弟弟,直到返回自宅才嚎啕大哭?應該是平日早晚禮佛以及聽經聞法的積累,讓人在面臨生死關頭時不至於崩潰


五、結語

無論是伊凡、彩虹、母親,都選擇了一個再精巧不過的時機來去,我不認為這些是巧合,而是複雜的因果業緣。如果人只依賴自己的感官,不懂得對經驗以外的事物提起恭敬心與信心,那麼當獨自一人處於未知境地時,必然會焦灼、慌亂、悔恨莫及。

如果你或身邊的人正飽受身心病苦的折磨,建議可以為己、為人勤作佛事,從因果業緣的根本,用懺悔力跟弘願讓重業輕報。請不要被「佛事」兩個字侷限住想像力,就算你現在排斥課誦、禮佛,也不喜歡聽經聞法、供奉三寶,都沒有關係,請先瞭解其它涵意:

「八正道」在不同經典裡略有出入,一般是指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,其中一定有的是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正念、正定,合起來就是戒定慧的實踐;「六波羅蜜」是布施、持戒、安忍、精進、禪定、般若。其中布施是最容易的修行法門,有三種:「財施」、「法施」、「無畏施」,不要拘囿在金錢,你可以布施勞動、時間、知識、技術、佛法、勇氣,用在利生或公益慈善的事務上。

布施有立竿見影的效果,因為當你提起了布施的念想,自然就會去努力耕耘、去成就,所以給別人的越多,自己得到的也越多。舉例來說,在布施無畏的過程中,自己必須以身作則甚至構思善巧方便的表達方式,讓怕窮、怕死、怕地球毀滅的人不要恐懼、不要妄念紛飛、不要逼瘋自己。因為有了這些日常的思想開導跟精神鍛鍊,所以當自己遇到困難時,也就更能好好的去面對它、接受它、處理它、放下它了。

最後,吳老師的百日法會以後,先迎來了覺世代兩週年,接著是母親節。我願善解此中妙意。

一歲一枯榮,當心無旁騖,則意調伏。一花一世界,從花瓣葉片裡窺得生命真諦,那才是真正值得關心與耕耘的。無論曾經熟悉的芳蹤,此時此刻已經到了哪一個他方世界,隨其心淨,則一切功德、煩惱、業力皆淨。佳人與家人,協力留福澤於人間。



  1. 光目作品(個人系列):    那位越界的客人       錄爸媽Podcast的難忘事        防疫•發便當    (👈 可直接點選進入導覽頁)
  2. 光目作品(合輯系列):  渡 ‧ 彼岸       「寄語」系列~長期開放投稿           Podcast節目         (👈 可直接點選進入導覽頁)

1 comment

光目 05-10-2023 - 7:55 下午

覺世代兩週年了。去年寫過「一週年有感」,最近重看,心境已有差異。但我不打算修改了,過去的思緒也是一縷光影。今天出Podcast「逃出生天的墜崖」,跟林老師、吳老師講一場嚴重的行車事故,用笑語談大難;還有這篇長長的文章。

每個人的生命裡都好幾個峭壁。回顧來時路,深感際遇難料,就算是爛熟的道路也有可能失足;眺望遠方,與其擔心未知的髮夾灣弧度,不如踏實雕琢、闡揚沿途的寶物。

凡走過必留下足跡,依心而走,覺世代也兩年了。
凡愛過必銘記烙印,母親節前夕,吳老師也百日 了。
若問我這一路最大的收穫是什麼?
就是以簡馭繁,不自尋煩惱的能力。日日別無雜念的作息,辛勤勇敢的撰述,且思且感,且珍惜。

Reply

Leave a Comment

* By using this form you agree with the storage and handling of your data by this website.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 未經授權,禁止複製、轉載、下載。